当前时间:
分享我们:

主管单位:凤凰通讯社有限公司      

主办单位:凤凰通讯社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祖国万岁:种在岛上,刻在心底

2019-06-11

来源:解放军报

  原标题:祖国万岁:种在岛上,刻在心底

 

  ——走进海军西沙水警区中建岛守备营官兵的精神世界

 

  有一种表白,炽?#20219;?#27604;——

 

  蓝天碧海,白沙滩,面积约2900平方米的五星红旗图案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

  在珊瑚礁风化而成的“南海戈壁”上,海军西沙水警区中建岛官兵用海马草种出的“祖国万岁”,犹如喷薄的滚烫热血,诉?#24213;?#36196;?#31995;?#24515;声。

 

  一次次被台风卷起?#32435;?#28023;掩埋,一次次重新栽种……为了让“祖国万岁”绚丽如初,官兵们?#20204;?#26149;和汗水?#28966;?#8220;祖国万岁”,也将这4个大字刻进心底。

 

  有一种表白,含蓄而内敛——

 

  中建岛缺水、缺土壤,在艰苦环境中,守岛官兵与茫茫大海做伴,与人迹罕至的小岛为伍,望着漫天繁星入眠。许多年轻战士初上岛,?#25216;?#23518;地偷偷流泪。

 

  但艰苦?#32435;?#27963;,让他们渐渐蜕去稚嫩和娇气。他们用熔铸的乐观?#20998;剩?#19982;岛上的单调枯燥抗争。

 

  守岛20年的老兵邱华,话语充满深情:“守着守着,中建岛成了故乡。你知道吗??#21051;?#36814;着朝阳、晚霞站在这里,我们内心有多么自豪。”

 

  年轻的守岛战士们说,岛是祖国的岛,海是祖国的海,守岛就是守国,这样的青春更有意义。歌里不是唱了吗?“你不认识我,我也不寂寞,你不熟悉我,我也还是我,假如一天风雨来,风雨中会显出我军人的本色……”

 

  这是回荡在天涯岛礁的旋律,?#24425;?#23432;岛官兵发自内心的独白。

 

  这里是伸手就够得到梦想的地方

 

  西沙石岛老龙头,有一块刻有“祖国万岁”的?#29976;?/p>

 

  这里是西沙最著名的“景点”,?#24425;?#28023;岛上的精神坐标。每一名刚上西沙的新兵,都会来到这里,领略西沙之“魂”;每一名即将离开西沙的官兵,也会来到这里,留下自己的西沙之“照”。

 

  ?#27426;?#8220;祖国万岁”这几个大字怎么来的呢?鲜有人知。

 

  中建岛守备营教导员刘长文告诉记者,这4个大字是一位驻守中建岛多年的老兵,在离开西沙时刻下的。他?#24213;?#32499;索在这块悬崖上前后挪动,精心雕刻而成。在他离?#38605;螅?#19968;茬茬守岛官兵都会用红色油漆描摹这4个大字,“祖国万岁”因此异常?#28079;浚?#22987;终绚丽如新。

 

  在守护祖国安宁的岁月里,这位老兵在中建岛留下了青春的足迹,播下了梦想的种子。

 

  几年前,从军校毕业的邹旭昶主动要求回到中建岛。有人不解,劝他“再想想”。他笑笑说,中建岛很苦,但这里有我的梦。

 

  从新兵入伍登上中建岛,邹旭昶就把根扎在?#33487;?#37324;。7年间,从一个地方青年成长为通信班班长,他不断?#20998;?#33258;己的青?#22909;?#24819;:在烈日下拿下武装越野?#24049;?#20896;军,先后熟练掌握机枪、通信、雷达、油机等多个专业,能担负岛上所有值班岗位。

 

  一个超?#21051;?#39118;来袭的夜晚,他和战友在碉堡内值班,?#25307;?#34987;海浪卷走……想起那次死里逃生的经历,邹旭昶守岛的决心更加坚定。

 

  从决定回到西沙那天起,邹旭昶心中?#31181;?#19979;一个新的梦想——他希望成为驻守西沙时间最长的军人。

 

  在中建岛,官兵们的梦想是具体的,每一个都看得见、摸?#31859;擰?#23448;兵们总是笑着说:“这里是伸手就够得到梦想的地方。”

 

  今年,直招士官汪通即将服役期满。一天,他接到远在家乡安徽一位同学的电话:“我有一个项目,你回来我们大干一场。”电话这头的汪通说:“我要留队,已经递交了留队申请书。”那位同学一听,急忙劝他:“社会发展这么快,你那里与世隔绝,继续待下去就跟不上这个时代了……”

 

  那天晚上,汪通独自一人坐在海边,思绪如波涛翻腾。他的班长、四级军士长张孝?#28595;?#40664;坐在他身旁:“有时候,梦想可以很远,也可以很近,关键是能不能抵御诱惑,守岛其实?#24425;?#23432;心。”

 

  许多人对戍守西沙的军人充满好奇:经年累月守着波涛、望着星空,他们会不会感到孤独寂寞?这样?#20204;?#26149;流逝,到底值不值得?

 

  来到中建岛,走进守岛官兵的精神世界,这些问号被一一拉?#34180;?/p>

 

  篝火晚会上,时而悠扬、时而动感的音乐声中,守岛官兵尽情地唱着跳着,年轻稚嫩的脸上绽放着澄澈的笑容。此时此刻,万顷波涛中,这座天涯孤岛跳跃着欢乐与光亮,远在祖国大陆的人们,又何尝能体会守岛官兵内心的热闹与幸福?

 

  临别之际,记者接过年轻战士送上的一枝秋海棠,与他?#24403;?#36947;别,这名战士腼腆地笑着说,“不好意?#36857;?#25105;身上?#38469;?#27735;。”?#20976;?#38388;,守岛官兵的质朴与?#31354;?#20987;中心房,让人热泪盈眶。

 

  我们?#32435;?#21518;是伟大的祖国

 

  老兵退伍的日子,是守岛官兵最不愿提起的日子。

 

  去年,四级军士长张建雄服役期满。老兵离岛那天,四级军士长郭丹阳正在值班。他站在顶楼哨位上,默默地看着与自己同年上岛、并肩守岛14年的好战友登上直升机,心里“觉?#33945;?#20102;很多东西”。

 

  随着机翼的盘旋声渐渐消逝,望着载着战友的直升机渐渐远去,变成天边一个“小黑点”,郭丹阳再也?#31181;?#19981;住自己的泪水……

 

  身处天涯小岛,注定有?#20102;?#26377;泪水。但官兵们说,从不会感到孤单,因为身后就是伟大的祖国。

 

  在岛上坚守14年的老兵张孝伟,这样解?#22270;?#23432;的意义:“远方的母亲牵挂着我们,祖国母亲在我们心中。”

 

  在守备营荣誉室,一个玻璃柜里摆放着上千封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,其中有退伍老兵写来的,更多的是社会各界群众写来的。刘长文说,信息时代,更多关爱来自网络互动和电话热线。每到过年过节,他的手机总能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问候,也有询问通信地址的……无论是几句贴心祝福,还是寄来一包家乡特产,都代表着人们对海岛、对守岛官兵的拳拳关爱。

 

  那年中秋节前夕,一位学俄语的北京女大学生,在电视上收看了中建岛守岛官兵的故事,感动不已。她买了9个月饼,并附上一封情意浓浓的信,一并寄到中建岛。

 

  在那个年代,由于交通不便,等包裹寄到时,已经两个月过去了。虽?#36745;?#39292;已经不能吃了,但那封信却让官兵们开心了好几天。午饭后,官兵们聚集到营院内的凉亭里,一字一句地读:“中建岛的兵哥哥,祖国边防?#24515;?#20204;在,是我们的幸福……”

 

  守岛爱岛,即使离开了中建岛,也割舍不下心?#24515;?#20221;特殊的记忆。

 

  这两年,一些中建岛转业、退伍的军人建立了一个“中建人”微信?#28023;?#20854;?#24515;?#40836;最大的有20世纪70年代入伍的老兵。平时,大家聊得最多的是对守岛岁月的怀念,对当下生活的满足,以及对未来的憧憬和梦想。“从中建岛走出去的老兵,?#24895;?#37117;非常乐观,很少有抱怨人生的。”刘长文说。

 

  在守备营营区,一株3米多高的银毛树,半沐阳光、半沐阴凉。40多年前,老兵巫瑞孔在中建岛栽下这棵“中建第一树”。

 

  去年,已经62岁的老兵巫瑞?#31069;?#36890;过自己的女儿联系上刘长文,想完成一个心愿——再为自己当年种下的?#24378;?#8220;中建第一树”浇一次水、再交一次特殊党费。巫瑞孔的女儿说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中建岛一直是父亲魂牵梦萦的地方……”

 

  遗憾的是,由于身体原因,巫瑞?#36164;?#32456;没能如愿。但刘长文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上:他和战友?#19978;?#20960;片“中建第一树”的叶子,晒干脱水后,用透明薄膜塑封,制作了一个精致的树叶标本。今年,一位下岛探亲的战士专?#36138;?#26631;本送到了巫瑞孔的家。那天,望着几片树叶标本,巫瑞孔激动不已,不停地用手反复抚摸……

 

  一位在西沙守岛多年的老领?#36857;?#36864;休后对西沙有太多的不舍。每年春节,他都会给守在这里的战士寄上几大包生活用品和食品。?#37038;?#37319;访时,他给记者讲起中建岛的往昔与今朝,他说:“对于守岛官兵来说,祖国安宁就是他们的守岛梦。也正是怀着这样的梦想,中建人的青?#27827;?#36828;不老。”

 

  身处天涯之远,却如咫尺之近

 

  在守备营荣誉?#20381;錚?#29645;藏着一封来自远方的“情书”。时光荏苒,一段深情故事也被尘封在岁月里。

 

  写信人是一位来自南京的女孩,刚满20岁的她,?#26377;?#23815;拜军人。一次,她在报纸上看到中建岛守岛官兵的故事,就想方设法联系在部队服役的表姐,要到了邮寄地址。后来,这封“情书”真的漂洋过海,来到岛上……信的结?#29627;?#22899;孩还留下了通信地址。

 

  军?#35762;?#20851;泉是战友们公?#31995;?#8220;笔杆子”。官兵们提议,让蔡关泉代表大家给这位女孩写回信。谁知数月后,那封信却被退了回来——原来,信在路上走得实在太慢,等寄到原来的地址,她已经大学毕?#36947;?#24320;?#25628;?#26657;……

 

  “中建人?#24049;?#21333;纯。”守备营某连指导员陈子民,军校毕?#23707;?#23601;到了中建岛,他如阳光般热情的?#24895;瘢?#24456;快?#35270;?#20102;岛?#23500;肪场?#29992;他自己的话说:“我是一个浪漫的水兵……”抑或,这?#24425;?#38472;子民内心的一份执着、一种诗与远方。

 

  几年间,陈子民带领战友在岛上建起电子阅览室,组织开展沙滩排球赛、篮球赛;用废弃的衣柜?#26223;濉?#25441;来的马尾松木,设计加工成一排海滩躺椅、用椰棕制成“遮阳伞”……每到周末,官兵们开展游泳训练间隙,躺在自己制作的躺椅上休息,每个人脸上绽放的笑容,如浪花般?#30475;?#32780;清澈。

 

  听着官兵们的?#24425;觶?#35760;者心头收获的是一份释然,更收获了一个答案——是沧海孤岛的寂寞坚守,让守岛官兵用坚毅和顽强,抵御着各种诱惑。

 

  驻守天涯,远离亲人,守岛官兵有太多?#20102;?#25925;事。但他们的情感世界并不苦涩,而是那样丰富精彩,充满军人特有的浪漫情?#22330;?/p>

 

  中建岛四季湿热,但这里也有“雪人”。官兵们根据心上人的模样,用白色珊瑚石堆成一个个“雪人”,拍成照片发给“她”。他们还会在巡逻时捡来美丽?#32431;牵?#20018;成精?#32769;盍此透?#24515;上人。

 

  中士张昕是个有心人,他听说虎斑贝象征着忠贞与挚爱,就在一?#37117;?#26469;的虎斑贝上刻下“爱的誓言”……如今已经牵手走进婚姻殿堂的小两口始?#31449;醯茫?#20013;建岛就是他们的福地,是他们人生幸福的新起点。

 

  陈子民与妻子结婚3年,两?#21496;?#23569;离多,到今年5月又有将近半年没见过面了。记者建议两人“隔空?#26223;?#8221;,陈子民躲在角落想了好?#33579;?#25165;在?#24509;?#30333;纸上写下一句:“何岚,我想对你说,辛苦了。”

 

  那天,陈子民举着那张纸,站在中建岛主权碑前,身板挺得?#25163;薄?#20182;一再提醒记者:“麻烦把我P得白一点,要是她看到我的‘西沙黑’会心疼的。”

 

  再过几天,通信信号班班长李孝龙就要休假返乡了。战友们眼中“中建第?#20976;?#8221;的李孝龙,看上去神采飞扬。身边的战士?#37027;?#21578;诉记者:孝龙是“人逢喜事精神爽”,他这次返乡,就是要跟经过10年爱情长跑的心上人领证结婚了。

 

  中建岛这么苦,有姑娘愿意嫁给守岛军人吗?李孝龙不无自豪地说,只要素质好,天涯有芳草,我的战友们?#19994;?#23545;象一个比一个美丽。

 

  中建岛的爱情,是常来常往、还是鸿雁传书?官兵们说,都不是。过去中建岛交通不便,很少有船只能到中建岛。海上风大浪高,有时候看着船来了,爱人和亲?#21496;?#36817;在咫尺,却也只能泊在外港。李孝龙就曾眼睁睁地看着即将相聚的爱人离岛而去……

 

  船来了靠不?#31246;叮?#36825;对恋爱中的人来说是残酷的。?#27426;?#20013;建岛绝不?#21069;?#30340;荒原。

 

  “如今不同了!”李孝龙告诉记者,虽然远离陆地,他们却同步享受着祖国发展的成果——今天的中建岛,营区周围绿树成荫,“三防?#35828;?#8221;里时蔬不断,学习室内有卫星电视,岛上开通了4G信号,强军网进班入排……

 

  “身处天涯,远隔千山万水,如今却如同咫尺。”李孝龙说。

 

  (记者 陈小菁 卫雨檬 特?#25216;?#32773; 钟魁润 通讯员 张懋瑄)

[责任编辑:张燕云]
北京pk10技巧万能7码